3年300场巡演之王票房之冠的《白鹿原》,凭什么这么火?

王北龙(饰 冷先生):77岁,戏剧让我返老还童!

张 茜(饰 田小娥):巡演300场,我只说重了一句话!

老 郭(工人):我从工人变成了一个演员。

张力刚(九维文化董事长):愿为中国戏剧精品保驾护航!

02/包里总带着两样东西,一个是降糖药,一个是糖

任延伟(工人):啥都不懂,到啥都会,白鹿原是俺领进门的师父。

陈龙飞(舞台监督):把白鹿原搬空之后,我的心也空了。

50家剧院人满为患300场,

从2016持续火爆到2019年

中国话剧扛鼎巨制

《白鹿原》演了300场,蒋瑞征就一步一脚印地背了300场,对于一位患有腰间盘突出、每天系着护腰上台的70岁老演员来说,每一步都异常艰难。在《白鹿原》200场的时候,一向一丝不苟的胡宗琪导演也曾说:“蒋老师,为了《白鹿原》走得更远,能不背就不背了吧。”但是每晚,上了台白嘉轩就灵魂附体,蒋瑞征忍不住在鹿子霖遇难之后挺身而出,他说,“宁死不折腰,为了塑造角色,这才是恪守演员的良心啊!”

在《白鹿原》里,黑娃一直说白嘉轩“腰杆子太硬太直”,这也是观众们对蒋瑞征最深的印象。剧中有这么一幕,黑娃和鹿兆鹏搞“农协运动”,鹿子霖被批斗,看到铡刀之后尿了一裤子瘫倒在地。白嘉轩要把鹿子霖背下去。

陕西人艺话剧《白鹿原》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像白孝文对性成瘾,对毒成瘾,对权成瘾一样,我开始对某样东西上瘾了——我开始对痛苦上瘾了。

“今天我来,是有些话想对你说:当别人把你不当回事的时候,你一定要把自己当回事。人有许多缺点是无法改变的,你要学会臣服并为此负责。这样你才会慢慢强大起来。世上没几个人能从根儿上认识到“人无完人”这四个字,我都死去数年了也未必完全明白。”

我爱上痛苦了。我甚至会刻意创造这种情境。喝点酒,让一段伟大的表演疯狂地打动我。然后我坐在那儿开始流泪。

3年300场巡演风雨兼程

陈忠实最满意版本

“为什么我会觉得饰演白孝文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会很困难?我花了很久的时间终于想明白了——我前36年的时间太顺了。从小时候上学到大城市安家立业,再到现在工作,演上了我认为最了不起的角色白孝文,我的人生太顺遂了,我不能体会到白孝文那种生命遭遇重大波折和变故的感受,不能理解大起大落下生命的沉重与苦难。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个人的生命中能够注入苦难的话,那会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我学着与我的痛苦相处,学着不惧怕他,不抗拒他,甚至去发现他。2017年的清明节,我去了我去了唐山大地震的遗址公园,那里有一个大型的纪念碑,上面刻着每一个逝去的生灵的名字,30万逝去的生灵,每一个人都只化成字体小小的名字在那里。我看见一个老奶奶搬了一个小板凳坐着,拿着望远镜在看,可能是看她失去的亲人的名字,她就这么一直看着,没有说话,没有流泪,也没有任何情绪。

| 演出时间 |

在《白鹿原》三年巡演里,蒋瑞征几乎都不在家,家里大事小情从来不知道,知道了也帮不上忙,都是爱人一手操持。每一场演出结束,太太最大的安慰就是看一看微博,读一读留言,用观众对《白鹿原》的喜爱来抚平独自持家的艰难,所以蒋瑞征说,“这三年巡演对得起每一位观众,却对不起家人”。

多精彩内容↓

展开全文

这个层次让张茜起初十分为难,很难把握其中的度。为了有效果,她天天半夜到西安桥洞下练习女鬼的笑。因为那里最空旷,最像舞台的声场。一练就是三四个小时,有时候都把嗓子笑哑了,半夜里桥门下一个女人不停的笑,颇有几分诡异,而也正是那一句刻苦练习的“长达8秒的笑”,让现场观众无不毛骨悚然又潸然泪下。

他天天想着是白孝文,口里念着是白孝文的台词,他想走进白孝文的心里,可他总是不自信,直到巡演路上的前一天,“他”突然走进了党剑的梦里。

陕西人艺话剧《白鹿原》成都站

白孝文是党剑从艺以来碰到的最复杂的,最让他最敬畏的一个角色。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他惶恐不安。因为这个角色太复杂了!白孝文是坏人么?他不是。他为了生存而做出一些看似是错的事情,从生存的意义上来说,没有好坏。他的变化,他的痛苦,让党剑在演绎初期,辗转反侧。

续卿锐(饰 白孝武):遇见白孝武,就像自己和自己相遇。

《白鹿原》怎么火到没盆友的?

可饰演鹿子霖的管越身高1米八以上,体重180斤,白嘉轩需要一把背起鹿子霖,再说一大段响当当的台词,从舞台的一头走到另一头20来米,走的时候还必须抬头挺胸、正气凛然、大步流星的走。每次演出的时候,舞监都提心吊胆,担心老爷子腿万一支撑不住一下跪在舞台上。

胡宗琪(导演):重构还形,克制还魂!

十年中国话剧良心

03/儿子心衰,只能在病房待10分钟

400 媒体统一超七星好评

有一次蒋瑞征在外地巡演,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被告知儿子因为心衰住进重症监护室!才三十几岁的儿子竟然病的如此突然和严重,对蒋瑞征简直是晴天霹雳!所以演出一结束,他就赶最早一班飞机飞到北京,匆匆赶到医院,而这次陪护也只有在儿子的床前坐了10分钟,就必须马不停蹄的赶飞机飞去下一个巡演城市。这个10分钟真是一生难忘、无比飞快的10分钟,爸爸紧紧的握着儿子的手,怎么也不忍心说“戏比天大”这四个字,他只能跟儿子说:“儿,爸爸对不起你,有事给爸打电话…”

杨佩婷(饰 吴 妈):我很骄傲我们拥有这批年轻人!

段炫丹(饰 田小娥):无私陪练,让年近60岁的“鹿子霖”一上午跪了42次!

张式博(耳麦):手术台不是战场,后台才是!

孟 冰(编剧):案头资料写了十几份,比原著小说还厚几倍!

刘李优优(饰 白灵):我们的鲜血是不会白流的,我们的理想是一定会实现的!

苗盼羽(饰 鹿兆海):为了出演话剧,还要重新回炉参加军训!

880/680/480/280/180

起初遇见“小娥”的时候,张茜很焦虑。“小娥”是一个有争议的角色,又有电视剧、电影、话剧那么多优秀的前辈在先,张茜担心演不好。但是凭借田小娥的角色,张茜一举拿到白玉兰戏剧奖沉甸甸的奖杯,“在3年的巡演路上,我最骄傲的是,演出300场,我只说重过一句台词”张茜说。

| 演出地点 |

2019/12/25-26 19:30

崔志彬(饰 朱先生):为了演绎几秒钟的等待,我试了六十多个道具!

演田小娥最难之处,其实是她死后变成厉鬼时那个让人汗毛直立的“控诉”。因为田小娥的特点是“真”——最原始的真。她对生活有着最纯真的向往,敢爱敢恨,不顾一切。她不像白灵受过教育,因此她更没有束缚,更单纯一些。所以,在田小娥变鬼的那一幕,要借由小娥之口向那个压抑的社会做最震耳发聩的控诉!所以,这时的“笑”不能只是简单的阴森恐怖,她要突出小娥的悲凉和无奈,激起观众对于她的同情和怜惜。

100个人马不停蹄走了3年,

“所以,我希望后生你,带着你所谓的问题,带着你的恐惧与自卑,奔赴你该去的地方吧!那些你想要摒弃的人格始终是你的一部分,你要学会爱他。抱抱他,和他做个好朋友,不用战胜他,要经常和他促膝长谈,听他和你说他的喜怒与哀乐。”

100个家庭的无私付出与成全

张茜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前段时间刚刚做完手术,医生警告她一定要在家休养,可是她就是心心念放不下田小娥。

温 超(灯光负责人):黑白老照片的质感,就是《白鹿原》灯光的魂!

周 南(服装负责人):我在剧院长大,白鹿原是我的家。

他是一名优秀的话剧演员,在舞台上塑造了大大小小百余个角色,其中有很多都是男一号,但总觉得这一生很遗憾,一个演员总希望能够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中拥有一部代表作,塑造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而他似乎还没有这样一部作品。退休之后,他感觉这个机会越来越渺茫。

100位演职人员砥砺前行

陈金安(饰 田福贤):身为地道老陕,竟然还要学习陕西话。

| 票 价 |

管 越(饰 鹿子霖):我不是鹿子霖,鹿子霖是我“爷爷”。

“后生,我年轻时和你一样,因为父亲的严厉管教而胆小自卑,但环境不允 许我这样,我自己更不允许。”

70岁的蒋瑞征跟着全国巡演南征北战,每晚要扛3个小时大戏,对身体真的是一种考验,所以他的包里总会时刻装着两样东西:一个是降糖药,一个是糖。有了糖,就会让身心疲惫的他有了一丝甜甜的调剂,有了药,又让这个不能吃糖的人有了一点点安慰。

习永刚(饰 鹿 三):3年了,我被田小娥附体三千次!

冯 玫(饰 白赵氏):3年300场的《白鹿原》

党 剑(饰 白孝文):与你的恐惧、自卑、痛苦相拥,然后奔赴你应该去的地方。

01/ 演出300场,只说重了一句台词

醒来之后,一股暖流穿过党剑心中,那些彷徨与自卑都安稳地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白孝文也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默默说了一句:“后生记下了。”随后收拾行囊,出门踏上巡演之路。

02/ 为了陪伴田小娥,只能心怀愧疚地放弃陪伴父母

袁海波(音响操作):为了更好的音响效果,我走遍50多个剧场的角角落落!

李俊强(饰 白孝文):越被万人唾弃,我越享受!

只有爱上痛苦,我才发现我可以和白孝文和平相处了,我知道他是谁了。走上舞台,我知道该怎么演了,我知道该做什么了。”

刘 琛(剧务统筹):道具损坏,水土不服,我们太难了。

刘旭峰(吊杆技术):三年零失误是我的职业素养。

张 延(陕西人艺副院长/统筹):《白鹿原》的质量,只做加法,不做减法!

李 宣(制作人):祭拜陈忠实老先生,最好的方式是对一段《白鹿原》的台词。

王 康(合成导演/孝文媳妇饰演者):我时常感到责任重大,能力不足。

不是所有的痛苦,都是可以克服的。很多时候,这种痛苦就是不可调和地存在着。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可以确信,“他”就是白孝文。

党剑觉得,饰演白孝文对他来说太难了:

433264 位观众热泪盈眶交口称赞

01 / 等了66年,终于等到了白嘉轩

刘石松(饰 黑 娃):我在小黑屋里70个小时,和黑娃做了灵魂交换。

45城50家剧院场场爆满

01/ 孝文托梦

原标题:3年300场巡演之王票房之冠的《白鹿原》,凭什么这么火?

韩璐璟(饰 白 灵):第一次上台,我上了二十五趟厕所!

左菁怡(饰 鹿冷氏):用心揣摩角色,以窒息悟疯癫。

她想一直巡演下去。但是有一次她真动摇了,那是在呼和浩特演出的时候,她给家里打电话觉得不对劲,但是为了演出保持稳定的情绪就先把电话挂断了,结果在演出结束后给爸妈打电话才知道,原来妈妈的美尼尔病又犯了,这一次竟然是在大街的斑马线上,妈妈天旋地转动弹不得,爸爸就一直扶着妈妈不敢动,爸爸之前脑出血后遗症腿脚也不好,所以老两口就在三九寒天的斑马线上相互搀扶站了三个多小时一动不动…为何不打车去医院?老爷子是真的没有打到车,家里就张茜一个孩子,知道张茜在演出,这个时候也不能给孩子添麻烦,两位老人就只能相互搀扶一直坚持着,终于等到妈妈缓过来才慢慢走到路边打车回家。这个过程可能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没有孩子在身边,老人们可能就会过着不可思议的生活,尤其在病倒那一刻。那一次张茜哭了很久,为了自己追梦,她只能对父母怀揣深深的愧疚。

“他”说:

四川大剧院

中国话剧扛鼎之作 陈忠实最满意版本

02/ 痛苦成瘾

蒋瑞征66岁的时候,已经从陕西人民艺术剧院光荣退休了。

我时常挣扎,我为什么总是达不到我心中的那个白孝文,这种“达不到”让我非常痛苦。而这份痛苦我又无法克服。我突然发现——

直到陕西人艺要做《白鹿原》,他终于圆了梦,“等了66年啊,终于等到了白嘉轩”,蒋瑞征说,“这是作为演员一生梦寐以求的角色啊,我将用余生把他演绎好,如果身体可以,我想要演到100岁。”

听听他们怎么说!


Powered by 开奖结果香港马看开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